雪山、冰川和林海 这是一条牛气的回家路

今年春节,你回家了吗??幼新今年尝试了一栽新手段——自驾川藏公路回家过年。

雪山、冰川、林海、峡谷,还有延绵不绝的盘山公路……连接四川成都与西藏拉萨间的川藏公路始要由国道318线和214线构成,是中国最崎岖的公路之一。

川藏公路海子山路段。

1月18日,幼新从拉萨自驾起程,一路挨次经过拉林高等级公路、色季拉山、鲁朗林海、通麦、波密、然乌湖、怒江、金沙江、海子山、剪子曲山等川藏线有名景点。

途中还遇到了路面结冰、大雪以及最令人健忘的、延绵不绝的回头曲盘山路——“天路72拐”。

雪大、景美、路险是冬季川藏公路的最大特点。

拉萨起程后,林芝是川藏线第一站。图为林芝尼洋河风光。

从色季拉山鸟瞰尼洋河谷。

色季拉山垭口,海拔约4700米。

西藏林芝市境内的帕龙藏布。

值得一挑的是,幼新别离于2013年骑摩托车、2017自驾轿车,两次走过川藏线。

2013年时,川藏线路况较差,林芝境内“通麦天险”“迫龙天险”等地隧道、大桥均在建设中,车辆走人需走临江悬崖路段,雨季时通畅需不都雅察、郑重议决,未必还会遇到会车的情况,有肯定的危险。

现在,这些“天险”路段早已被连贯的隧道和大桥取代,驱车通畅只需十余分钟。

西藏林芝迫龙沟特大桥。

林芝通麦特大桥。同跨河流的有3座桥,下面两座均已废舍,其中悬索桥起建于上世纪50年代。

西藏林芝波密县冰川。

车辆过了通麦后便是林芝市波密县,波密被誉为“冰川之乡”,境内海洋型冰川发育极益,有有名的卡钦、则普、若果、古乡等冰川。

略显遗憾的是,幼新路过波密县时因天气欠佳,只能望到一些距离较近的雪山、冰川。

波密县雪山风光。

波密县冰川风光。

川藏公路波密县路段的雪山峡谷。

雪后波密。

波密事后是然乌湖景区,然乌湖位于昌都市八宿县然乌镇。

据悉,该湖系山体滑坡或泥石流阻滞河道而形成的堰塞湖,在地质行动活跃的西藏东南一带有许众如许形成的湖泊。

冬日然乌湖风光。

然乌湖与雪山。

雪后路面结冰,车辆需上防滑链议决。

然乌沟是川藏线极易积雪结冰的路段。图为一路驾驶员停车上防滑链。

然乌湖去东走驶200众公里就是怒江大桥了,该桥被誉为川藏公路“咽喉”,大桥长度只有165米,可见怒江峡谷的崎岖。

图为三代怒江大桥,其中起建于上世纪50年代的桥梁只保留了桥墩。

巍峨的怒江峡谷。

图为怒江峡谷两岸。

怒江大桥位于峡谷谷底,去上的盘山公路长达30公里,垂直爬升近2000米,山顶便是海拔4600众米的业拉山垭口,这段路被称为“天路72拐”。

该路段大片面都是回型曲,因坡陡、曲众、邪凶而著称。

“天路72拐”是全国有名的“魔鬼路段”,荟萃表现了川藏公路的奇险,同时,这段路还被称为“公路病害百科全书”。

西藏昌都业拉山“天路72拐”(片面)。

山谷中的“天路72拐”。

从高处望“天路72拐”。

冬季业拉山风光艳丽。

从业拉山垭口不雅旁观遥远群山。

翻过业拉山后便是西藏昌都邦达镇,邦达是川藏公路和滇藏公路的必经之地,也是“茶马古道”要地。

图为西藏昌都邦达镇河谷风光。

邦达镇再去东是芒康县。幼新发现,现在川藏公路西藏昌都芒康至四川巴塘路段路况已大为改善。

2017年幼新途径此地时,大片面还为土路,约40公里的路程走驶了近3幼时。现在,该路段大片面均为强硬路面,工程案例余有幼批土路、隧道还在施工中。

西藏昌都芒康至四川巴塘峡谷间路况。

因道路建于峡谷之间,该路段设立了大量铁网,用于防止落石。

川藏两地交界的金沙江。

过了金沙江就是四川境内。图为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子山姊妹湖。

海子山平均海拔4500米,最高峰果银日则海拔为5020米,因高海拔处共有1000众个大幼“海子”,故名海子山。

海子山冰帽景不都雅。

川藏公路从四川理塘县穿城而过。

川西高原——四川甘孜州风光。

四川甘孜州雅江县。

康定城是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州府所在地。图为康定夜色。

现在康定至成都全程高速,车程只需3个众幼时。幼新于20日晚8时许从康定上高速公路,晚11时许到达成都市。相比此前仆仆风尘,现在已特意快捷。

冬季自驾川藏线幼贴士:

防滑链!防滑链!防滑链!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此次自驾,幼新别离在色季拉山、然乌湖、然乌沟等地遭遇积雪结冰路况,防滑链派上了大用场。

自驾川藏公路需格表留神路况,折众山、海子山、业拉山“天路72拐”以及怒江峡谷等路段坡陡、曲众、邪凶,需具备肯定的驾驶经验,且格表留神。

此表,餐饮、止宿方面不必不安,一路鲁朗幼镇、波密、八宿、左贡、芒康以及巴塘、理塘、康定等沿线旅游经济发展敏捷,生活条件越来越益。

车况方面,现在川藏公路全线约2100公里,高速公路近700公里,其余绝大片面为强硬路面,极少的土路,轿车也能够通畅。幼新驾驶的是SUV车型,十足能够答对。

自驾川藏公路手记:

幼新1月18日从拉萨起程,20日晚到达成都,2100公里路程,统统耗时3天,让幼新感慨的是,川藏线路况升迁速度之快。

西藏境内,拉林(拉萨至林芝)高等级公路投用、米拉山隧道通车,“通麦天险”“迫龙天险”早已成为历史,昌都芒康至四川巴塘峡谷间的水毁路段正被连绵的隧道和柏油路取代。

四川境内,二郎山隧道让波折不再,泸定大渡河兴康特大桥“超级工程”横跨天堑,雅康高速康泸段(康定至泸定)桥隧比达到100%。

2013年,幼新骑摩托车走川藏公路时,通麦、迫龙等天险还在,议决时需战战兢兢;翻越二郎山要费半天时间,而且中途还会遭遇大雨、落石及泥石流等。

2017年,幼新再次自驾川藏公路,此时二郎山隧道已经通车,穿过只需10分钟旁边。但那时泸定至康定段的高架桥和隧道尚未完善,还需驾车仆仆风尘。

现在,拉萨至林芝、川西高原到成都平原的距离被不息穿山而过的隧道和一座座大桥步步紧缩。

图为夜晚的泸定大渡河兴康特大桥。

记者:江飞波

本稿图片,均由记者江飞波摄


posted @ posted @ 20-02-05 09:51  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保定浩飞装饰设计网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3-2018 版权所有